最新网址:www.xshuqu.com
    夏秋愕然,他可是卧牛岭的大当家,跟河县熊瞎沟的土匪算是同行。这行讲究义气,哪怕不招人待见,也不至于拔刀相向吧?

    连雷大当家也这么觉得,道上都传熊瞎沟的金老大为人讲义气,故而他才急匆匆去的。谁知进了寨子茶水也没讨着,尤其得知他想开辟粮道时,更是冷嘲热讽。

    雷大当家以为夏家粮铺名声不够响亮,于是隐晦的提醒夏家粮铺的靠山是县令爷。不说还好,谁知金老大当场翻脸拔刀,破口大骂雷大当家是道中败类,软骨头渣子,背信弃义投靠官府。

    活了几十年,雷大当家从没被人指着鼻子这般骂过,如果不是带得兄弟少,当场就要提刀干起来。

    夏秋跟陆庭修面面相觑,有些猜不透金老大为何脾气如此大,一成的过路费已经是天价,他没理由嫌钱少呀。

    “你们说的,可是河县熊瞎沟的金大柱?”李景轩突然插了一嘴。

    雷大当家气不打一处来,“没错,正是那个王八蛋!老子放下架子好心跟他商量,他竟然敢糊我一面,惹毛老子我带几百号兄弟杀过去,拆了他熊瞎沟。”

    李景轩稍作沉默,语出惊人道:“他跟官府有不共戴天之仇。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三人皆愣住了。

    “河县官府曾以招降之名约谈金大柱,金大柱也腻了烧杀抢劫的日子,就想着金盆洗手另谋生路。他带着人在城外跟官府密谈,谁知官府招降是假剿匪是真,金大柱几大得力手下都被杀,他也瞎了只眼才逃过一劫,自此跟官府的仇怨就深了。”

    原来还有这层恩仇,怪不得金老大一听到官府就翻脸,看来这下棘手了。

    金老大的熊瞎沟是到霖县的必经之路,虽然途中还有几窝小土匪,但都是仰仗金老大鼻息。他要是同意了,其他土匪都会卖他面子。

    偏偏他对官府深悟痛绝,连回旋的余地都没有。

    金老大的嘴巴相当紧,当年这事在同道中根本没流传出来,李景轩是如何得知的呢?

    李景轩脸色不太自然,尴尬道:“当年家父碰巧路过,救了金大柱一命。”

    当年,李家人也是在救活金大柱,才得知他是土匪。怕官府怪责,他们不敢声张,治好金大柱后暗中送走。

    见夏秋神情凝重,为开辟粮道而发愁,李景轩稍作犹豫片道:“或许,我有办法帮助你们。”

    金大柱虽然痛恨官府,却是个极重信誉之人。他感激李家的救命之恩,曾发过誓要报答他们。

    金大柱有心不假,但他喜怒无常,而土匪行事多变,或许他当年的起誓不过是做做样子而已。

    李景轩是病弱之人,还患有严重心疾,最是受不得惊吓,要是金老大不记当年之恩,李景轩有去无回那就麻烦了。

    “陆大人,夏姑娘,就让我去试试吧。”李景轩有自己的执着,“你们做一切都是为了让驿道早日打通,我也想为你们出份力,何况夏姑娘对我还有救命之恩。如今你有困难,我岂有袖手旁观的道理。”

    夏秋想承他这个情,这可能是能让金老大动摇的最好机会,成不成的总得试试。不过,她有些拿不定主意,不由望着陆庭修。

    事做到一半,总不可能撂挑子。

    陆庭修同意了,但李景轩的安危疏忽不得,要安排捕快护送他前去。

    李景轩拒绝了,“金大柱痛恨官府之人,我怕会适得其反,我自己独自前去,他防备心反倒不重。”一个病弱对他没有任何威胁,反倒容易谈事。

    夏秋权衡再三,“我跟你一块去。”既然陆庭修不方便出面,那就由她一块去。一来可以避免他受刺激而伤了身子,二来她才是粮铺的老板,她出面的话更有诚意。

    “这事马虎不得,我再考虑一下。”陆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